经济趋稳,夯实高质量发展基础

栏目: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0-01-20 来源: 互联网

日前,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9年全年国民经济运行情况,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2019年,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发展质量稳步提升,主要预期目标任务较好完成。

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同时表示,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比上年增长6.1%,符合各方的预期。“但从增长率来说,从2015年的6.9%20186.6%,三年降低了0.3个百分点,可从2018年的6.6%2019年的6.1%,一年就降低了0.5个百分点,下降速率加快这一现象需要高度重视。”张立群认为。

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效果初显

经初步核算,全年国内生产总值99086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符合6%-6.5%的预期目标。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长6.4%,二季度增长6.2%,三季度增长6.0%,四季度增长6.0%。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70467亿元,比上年增长3.1%;第二产业增加值386165亿元,增长5.7%;第三产业增加值534233亿元,增长6.9%

宁吉喆提出,2019年全年经济运行呈现六个特点。一是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二是就业持续扩大;三是价格总体稳定;四是外贸外资逆势增长;五是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六是增长的质量效益提高。“还要指出的是,2019年四季度尤其是11月、12月份主要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了积极变化。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与三季度是持平的,好于预期。”宁吉喆表示。

在张立群看来,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和第三季度的增长率持平,表明经济增长在第四季度趋稳,呈现积极表现,同时也表明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的效果初步显现。

不过,他也提醒,有鉴于下降速率加快,需要对下行压力给予更多重视。

充分认识发展差距

国家统计局此次公布的数据,还有一组数据引起了舆论的关注,即2019年我国GDP的总量达到99.1万亿元,接近100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按平均汇率折算,达到了10276美元,也就是说突破了一万美元的大关。

宁吉喆对此回应说,这不仅意味着我国经济总量不断扩大,而且表明我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在稳步提升,人民生活在持续改善,这不仅为中国今年实现全面小康打下坚实基础,而且为全人类的发展进步事业作出了我们应有贡献。

苏剑则表示,这组数据尽管有积极的意义,但我们仍要有清醒的认识:现在我国还是处于中高收入阶段,还没有到发达国家的那个水平,或者说没有到高收入国家的水平,接下来还须继续努力。

张立群有着相似的看法,他从两方面更为具体地解释。

其一,这两个数据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给中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也就是说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的这样一个发展,其成就是史无前例的,从这点来看,我们应该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定信心,对中国经济的未来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坚定信心,毕竟过去70年的沟沟坎坎、艰难和挑战都走过来了,取得了如此巨大的发展成就,确实是令人鼓舞的、让人充满信心的。

其二,也要从这两个数据与我国现代化目标之间的差距,清醒地认识我们仍然面对着艰巨复杂的发展任务。“我国人口众多,发展起点低。因此,尽管取得了巨大的发展成就,但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和问题,还是非常普遍和深刻的。”张立群举例说,像城乡之间的发展差距,2019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是农民的2.64倍,高收入群体人均收入是低收入群体人均收入的10倍以上(按照五等分方法);再比如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江苏省的人均地区生产总值是甘肃省的4倍左右。

“真正让14亿中国人民全面地进入现代化,必须要基本消除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和问题,这是一个非常艰巨和需要相当长时间努力才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仍然有大量的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等问题还要依靠长期的持续较快发展,才能得到解决。”他表示,结合这两方面来说,对这两个数据必须要坚持两点论,既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充满信心,也要充分认识到中国仍然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还需要面对很多挑战和艰难险阻,必须坚持不懈地真抓实干,坚持不懈地依靠改革开放推动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

夯实高质量发展基础

“新的一年,要为‘十三五’的圆满收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完成决胜攻坚,还要为‘十四五’的发展和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打好基础,必须促进经济实现量的合理增长和质的稳步提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宁吉喆表示。

张立群强调,真正要迈上高质量发展的阶梯,对于中国来说,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这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必须全面趋向成熟和定型、国民素质要整体显著提高,人们经济活动的规范性、有序性,认真负责的程度要大幅度提高。而要达到这些目标,必须要继续持之以恒地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这方面我们仍然面对很多前所未有的挑战。

苏剑认为,实现高质量发展可以从两方面入手。一是继续坚持市场化改革。切实落实我国提出来的宏观政策要稳、微观政策要活和社会政策要托底这样的宏观调控具体框架。“例如在微观政策放活这块要注重为企业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降低企业的成本,为企业发展提供正向激励。”他说。

二是进一步加强开放。当然进一步开放应该偏向发达国家,如此一来我国就可以更多地学习发达国家的技术、管理。